<optgroup id="77727"><li id="77727"></li></optgroup>
<track id="77727"></track>
    1. <legend id="77727"></legend>

      1. <acronym id="77727"></acronym>

        <span id="77727"><output id="77727"><nav id="77727"></nav></output></span>
        <span id="77727"></span>

        <span id="77727"><sup id="77727"></sup></span>
        2023年11月30日
        第A08版:文化周口·書香 PDF版

        晨雨中的傾聽

        ——讀余秋雨《晨雨初聽》有感

        ◇高海峰

        “當代學生閱讀經典”系列是一套專為學生朋友量身定做的叢書,文匯出版社出版,入選的毫無疑問都是大家的作品,《晨雨初聽》就是其中精挑細選的一本。余秋雨老師還寫了《寫給青年學生的序》,足見其對這本書的重視程度??傮w評價肯定寬泛,我僅選擇一些語段談談感受。

        “尋找文化現場,就是尋找那盞能照亮對方、照亮環境,于是也隨之照亮自身態度的燈。多一點這種尋找,就少一點歷史的盲目,少一點無謂的消耗?!保ā秾ふ椅幕F場》)

        ——這句話,似乎回答了秋雨老師為什么要幾十年如一日,腳步遍及世界各地,去看廢墟遺址,去看都江堰、莫高窟、金字塔等等,原來是去尋找直接或間接的文化現場,去弄清一個又一個困惑,去解答一個又一個問題,并借此推測那些潛在的危險以便及早回避。真期待有更多的自警自覺者加入這種文化旅行,真期待有更多如秋雨老師這樣的遺址和廢墟代言人。

        “把復雜的政治目的和軍事意義轉化為一片幽靜閑適的園林、一圈香火繚繞的寺廟,這不能不說是康熙的大本事。

        “避暑山莊是康熙的‘長城’,與蜿蜒千里的秦始皇長城相比,哪個更高明些呢?”(《一個王朝的背影》)

        ——康熙是治理國家的高手,他下的是“大棋”。他在意的不是一時一地的得失進退,而是所有人的折服和心靈的皈依,是國家的大一統與長治久安的大謀略。所有這些,都被康熙濃縮為一片高低錯落的園林和一圈屈指可數的寺廟,都浸泡在來客的“幽靜閑適”里,幻化在迷蒙的“香火繚繞”中??滴踹@棋下得高明,秋雨老師看得透徹。都是“大本事”??!

        “貧瘠而愚昧的國土上,繩子捆扎著一個世界級的偉大詩人,一步步行進。蘇東坡在示眾,整個民族在丟人。

        “小人牽著大師,大師牽著歷史。

        “成熟是一種明亮而不刺眼的光輝,一種圓潤而不膩耳的音響,一種不再需要對別人察言觀色的從容,一種終于停止向周圍申訴求告的大氣,一種不理會哄鬧的微笑,一種洗刷了偏激的淡漠,一種無須聲張的厚實,一種并不陡峭的高度?!保ā短K東坡突圍》)

        ——蘇東坡一生好多時間都被流放。流放的原因除了政治斗爭,更多的是遭小人誣陷,甚至如李宜之之流是想借扳倒名人以增加“自重”,你說這該多無恥?

        與其說再壞的事也能多少找出些積極因素,不如說是小人們的百般下流和圍毆在一定程度上延伸了蘇東坡的腳步,拓寬了蘇東坡的視野,幫蘇東坡完成了突圍,并最終把蘇東坡逼向了成功和成熟。所以,他用“不理會哄鬧的微笑”和“洗刷了偏激的淡漠”,如數把他們精心釀制的惡心打包還給了他們,讓人何其痛快!

        秋雨老師這些年也沒少被罵、被群起而攻、被潑臟水,也許是不屑,也許是不愿,也許是悲憫,反正秋雨老師是很少還擊的。

        真是無獨有偶,突圍后的蘇東坡是成熟的,而這些人是用謾罵誣陷把秋雨老師“煉”成了錚錚鐵漢。秋雨老師不需要理會,他的成就與榮耀足以超越他們所有人集體跳蹦之后的高度,再反擊豈不高抬了他們?

        “法顯先是穿越了塔克拉瑪干大沙漠,然后也是翻過帕米爾高原到達這里的。他比玄奘更讓人驚訝的是,玄奘翻越帕米爾高原時是三十歲,而法顯已經六十七歲!法顯出現在犍陀羅國時是六十八歲,而這里僅僅是他考察印度河、恒河流域佛教文化的起點……八十歲,他開始翻譯帶回來的經典,并寫作旅行記《佛國記》,直到八十六歲去世。這位把彪炳史冊的壯舉放在六十五歲之后的老人,實在是對人類的年齡障礙作了一次最徹底的挑戰,也說明了一種信仰會產生多大的生命能量?!保ā缎屎头@》)

        ——今人知道玄奘的很多,而知道法顯的相對較少。秋雨老師在這里有意借助對比凸顯法顯的精神信仰。一般人提到“塔克拉瑪干大沙漠”“帕米爾高原”,常常會想到兩腿發軟、渾身發抖甚至死亡之類,很難會想到“六十七歲”這個年齡,但法顯卻僅僅將此當作起點。自己剛剛六十六歲,時不時會泛出“老冉冉其將至”(屈原《離騷》)的灰色心理,今天才明白差在了哪里。

        “這中間,作為核心形態的儒家文化更值得研究。不謀求玄深體系,不標榜清高出世,不排斥別種文化,只以一種自然的教化方式普及實實在在的良好秩序和理性精神,既包含著社會政治原則,又滲透著倫理道德規范,平靜而有力地起到了安撫人心、穩定社會、維護文明的作用?!保ā吨袊5难凵瘛罚?/p>

        ——這里,秋雨老師三言兩語道出了儒家文化對人心“潤物細無聲”的滋養,也寫出了華夏民族的動力源泉與精神家園。多好!

        從職業上講,我是老師,但拿起這本特意編給當代學生的書,我照樣讀得如癡如醉。差就是差,沒啥好丟人的,真正丟人的是不懂裝懂,更可怕的是濫竽充數、糊弄學生。人誰都難以脫離特定時代與特定環境,只要能意識到,啥時開始閱讀、彌補都不算晚,所以我只能快馬加鞭。③22

        2023-11-30 ——讀余秋雨《晨雨初聽》有感 2 2 周口晚報 content_219415.html 1 晨雨中的傾聽 /enpproperty-->
        亚洲无码高清一区二区三区视频|国产高清无码专区|国产一区麻豆剧传媒果冻精品|人妻在线不卡中文字幕
        <optgroup id="77727"><li id="77727"></li></optgroup>
        <track id="77727"></track>
        1. <legend id="77727"></legend>

          1. <acronym id="77727"></acronym>

            <span id="77727"><output id="77727"><nav id="77727"></nav></output></span>
            <span id="77727"></span>

            <span id="77727"><sup id="77727"></sup></sp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