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group id="77727"><li id="77727"></li></optgroup>
<track id="77727"></track>
    1. <legend id="77727"></legend>

      1. <acronym id="77727"></acronym>

        <span id="77727"><output id="77727"><nav id="77727"></nav></output></span>
        <span id="77727"></span>

        <span id="77727"><sup id="77727"></sup></span>
        2023年08月11日
        第A03版:周口紅色記憶 PDF版

        黃廷?。壕土x遺言“永遠跟黨走”

        黃一兵老人閱讀記載父親事跡的黨史資料

        黃廷俊烈士證明書

        □記者 王錦春 王吉城 文/圖

        77年前,黃廷俊就義前留給家人的最后一句話是“永遠跟黨走”。

        77年來,黃一兵始終不會忘記父親黃廷俊就義前的情景:在國民黨監獄里戴著腳鐐、渾身是血。父親攢足力氣對家人說下這句話。

        熱風浩蕩,樹木蔥蘢。大暑過后,周口日報社《周口紅色記憶》采訪組和太康縣委黨史和地方史志研究室工作人員軒人杰,到太康縣采訪黃廷俊烈士的女兒黃一兵,尋找那段塵封已久的紅色記憶。

        談及父親,已經88歲高齡的黃一兵老人控制不住情感,哽咽好長時間才斷斷續續說出幾句話:“我對父親的記憶一輩子也忘不掉。1946年5月,父親被國民黨抓捕入獄,那時我11歲,已經懂事。和母親、哥哥探監時,我看到父親腿上、胳膊上多處受傷……”

        父親犧牲后,黃一兵與家人相依為命,歷盡艱辛,熬過苦難。父親堅毅勇敢,鐵骨錚錚,如凌霜傲雪的梅花,鼓舞著她,激勵著她,給她前行的力量和勇氣。

        葉寨戰斗立功勞

        黃廷俊,1911年出生,太康縣毛莊鎮黃莊村人,1936年參加革命,1937年加入中國共產黨,曾任扶(溝)太(康)西(華)縣遜母口區副區長等職。

        “我父親黃廷俊出生在一個貧苦的雇農家庭,我爺爺忠厚老實,奶奶善良賢惠,一家人靠租種本村地主家幾畝荒地艱難度日?!秉S一兵說,父親成年后,面對諸多社會不公,不甘心向命運低頭,對國民黨政府黑暗統治極為不滿。

        黃廷俊為追求光明、翻身解放,1936年3月到陜北參加了紅軍,翌年加入中國共產黨,后又進入延安抗大學習。學習結束后,他被分配到冀魯豫邊區行署工作。由于年代久遠,再加上革命斗爭身份,行蹤需要保密,黃廷俊這段經歷家人了解不多,當地黨史資料記載也是寥寥幾句。

        1945年1月,為擴大抗日根據地,冀魯豫邊區黨委、行署、軍區根據中央軍委命令,開辟水西革命根據地,向上蔡以南發展,派干部和軍區老八團南下。在這種情況下,黃廷俊隨隊回到太康。然而,接下來的斗爭非常殘酷。

        一向消極抗日、積極反共的蔣介石看到抗日戰爭將要勝利,急令他的反動軍隊搶奪地盤,放著日本鬼子不打,極力阻撓八路軍南下。在太康西南葉寨、遜母口一帶,就出現了一支專以反共為職業的部隊,其首腦機關為國民黨“泛東挺進軍豫東剿共總指揮部”,設在葉寨,人槍達兩千之眾,且裝備精良。在國民黨中將總指揮張公達的策劃組織下,聯合當地的日偽軍隊,對水東軍分區虎視眈眈,并伺機“圍剿”水東根據地,是我軍擴大“水東”、開辟“水西”、向南發展的主要障礙。

        針對這一情況,我軍決定集中兵力殲滅該敵。

        黃廷俊回到家鄉,非??释茉缛战夥潘畺|。他主動要求從事偵察敵情、收集情報這些最危險的工作。

        為搞清敵人的情況,黃廷俊多次喬裝打扮,冒著生命危險深入敵人內部,打探軍情。

        我軍根據黃廷俊等人提供的大量情報研判形勢,決定“先發制人”。1945年2月19日夜,水東獨立團、28團和各縣大隊3000余人,從數十里之外迅速包圍國民黨頑軍總部駐地太康葉寨據點。20日天亮之后,我軍發起攻擊,很快突破西門、東門,經過巷戰,逼近敵指揮部大院。經過26個小時的激戰,殲敵1600人,活捉泛東剿共中將總指揮張公達、少將縱隊司令耿明軒、少將參議楊昌杰、國民黨太康縣長郭馨坡等數十名軍官,繳獲電臺5部及大量武器彈藥。

        葉寨一戰,活捉國民黨頑軍“三將官”,成為當地百姓流傳甚廣的佳話。在慶功會上,有人高興地唱道:

        二月里來春風吹,

        我軍南下大示威。

        河套里邊打一仗,

        消滅壞蛋五縱隊。

        繳大炮,得電臺,

        活捉頑匪總指揮。

        葉寨戰斗在當地影響極大,延安報紙專門進行報道,并稱之為“豫東大捷”。

        黃廷俊等人提供的情報及時可靠,對于圍殲盤踞在遜母口、葉寨一帶的頑軍起到了關鍵作用。

        葉寨戰斗,我軍活捉太康縣長郭馨坡。這位兩面三刀、陰險狡猾的郭馨坡,就是后來殺害黃廷俊的罪魁禍首。

        “郭馨坡被抓后,為了保命,指天發誓從此不與人民為敵。因我軍不殺俘虜,對他進行教育后釋放。獲釋后,他不思悔改,繼續作惡?!避幦私苷f。

        郭馨坡本性難移。被我軍釋放以后,他很快糾集殘部,與八路軍作對,搶占太康地盤,擴充軍事人員,組織還鄉團、“老虎隊”,受到反動派重用,步步高升,成為殺人不眨眼的豫東一霸。

        發動群眾對敵斗爭

        當時,太康縣所在地水東地區斗爭形勢嚴峻復雜。1945年 3月,水東抗日根據地建立冀魯豫十二軍分區(后改成六軍分區), 原來的水東獨立團改為三十團。

        “到了三十團,不能活半年”,這是當地群眾流傳的一種說法,因為該團曾有一個月時間內打28天仗的經歷,人員傷亡很多。這足以說明當地戰斗頻繁、戰爭殘酷、抗日軍民傷亡大。

        1945年3月,冀魯豫第十二地委批準建立扶太西縣,黃廷俊任遜母口區副區長。他積極發動群眾,組建區隊武裝,領導當地農民開展減租減息斗爭。

        抗日戰爭勝利后,國民黨太康縣長郭馨坡為了報復“被俘”之仇,懸賞緝拿黃廷俊等人。黃廷俊不畏艱險,仍率隊活動在全區各地。一次,區隊在太康臺集村附近棉花地休息時,突然被郭馨坡的“老虎隊”包圍。面對強敵,大家迅速組織突圍。突圍時,區隊長不幸受傷。黃廷俊臨危不懼,背起區隊長邊戰邊撤,跑了十多里地才甩掉敵人、脫離險境。

        黃廷俊一次次躲過追捕,成了郭馨坡的眼中釘、肉中刺。

        郭馨坡一次次倒行逆施,激起人民群眾的不滿和憤慨。

        槍桿子里面出政權。遜母口區政府成立后,需要迅速擴大武裝力量,抓好政權建設。然而,斗爭尖銳形勢復雜,暗藏的零星匪特不斷造謠生事,擾亂社會秩序。此外,還有一些意志不堅定者左右搖擺,隨時可能叛變。

        1946年5月16日,黃廷俊等人在太康縣張帝臣村召開會議時,由于叛徒告密,被郭馨坡的爪牙包圍。黃廷俊聽到遠處傳來的槍聲,知道形勢不妙,立即燒毀文件,迅速組織突圍。不幸的是,由于寡不敵眾,經過激戰,他在戰斗中負傷被捕。

        “永遠跟黨走”

        黃廷俊受傷被捕,郭馨坡得意忘形。郭馨坡狂妄地認為,經過自己一番“攻關”,沒有人會不屈服,甚至放言要將共產黨趕出太康。

        對于共產黨員,郭馨坡有一套慣用手法,先來軟的。他假惺惺地“宴請”黃廷俊,說“當初你們捉住我,又把我放了,你對我的救命之恩,我永生忘不了?!庇终f,“我很佩服你,愿和你定下生死之交?!秉S廷俊看穿敵人的陰謀,嚴肅回答:“當初我們放你,是為了讓你做人,不要當鬼。你既然成了鬼,我絕對不和你交朋友。有啥直說吧!”

        郭馨坡又用重金收買、封官許愿等花招逼黃廷俊招供,都被黃廷俊擋了回去。

        郭馨坡見軟的不行,撕下面具,就來硬的,企圖逼黃廷俊交出縣區領導住址、縣區武裝活動計劃和區隊聯絡信號。見黃廷俊不給自己“面子”,郭馨坡惱羞成怒,讓爪牙對黃廷俊嚴刑拷打,灌辣椒水、壓杠子、坐“老虎凳”。

        黃廷俊傷口化了膿、生了蛆,敵人不但不給治療,還用成束的香火燎他膿腫的傷口。面對兇惡的敵人,黃廷俊怒火中燒,堅決不向敵人低頭,嚴守黨和區隊的秘密。

        堅貞不屈的黃廷俊受著酷刑,忍著劇痛,閉上眼睛,任憑敵人的皮鞭聲、斥罵聲在耳邊呼嘯。

        黃廷俊被捕后,家人一開始被告知可以去探監。黃一兵回憶說:“我曾跟母親、哥哥去獄中探望父親幾次。他被單獨鎖在一間陰暗的小屋里,屬于重刑犯。父親側臥在薄薄的秸稈上??吹剿矶际茄?,我害怕地哭了。見到我們,父親就說,他不打算出去了,國民黨早晚要倒臺,人民要解放了。后來一次看他,他小聲叮囑媽媽,帶好孩子,要永遠跟黨走?!?/p>

        說完這段話,黃一兵老人長時間靜呆著。父親充滿正義的話語、獄中沉重的腳鐐聲,仿佛仍回響在耳邊。

        在兒媳的幫助下,黃一兵從回憶中走出來,繼續講述道:“當時我總認為還能再見到父親,想好下次再來。我不再哭了,問問他傷好沒有?還痛不痛了?啥時候回家?”

        誰料,敵人不再讓家屬探望。一個多月后,郭馨坡見從黃廷俊口中得不到什么信息,決定下毒手。

        黃廷俊就義當天,家人并不知道。郭馨坡出動全部匪徒,架上機槍,守住垛口。劊子手押著一條腿被打斷的黃廷俊出太康西城門,將其推下事先挖好的坑穴。面對兇惡的敵人和被驅趕來的群眾,黃廷俊視死如歸,巍然屹立,拼命呼喊:“打倒國民黨反動派!共產黨萬歲!”

        家人擔心郭馨坡要對他們下毒手、“斬草除根”,從此不敢住在家里。無奈之下,母親帶著黃一兵兄妹倆暫住在十幾里外的親戚家,有時甚至在野外搭個草庵子住下。一家人每天面對的就是逃荒要飯,艱難度日。

        黃一兵再也見不到父親了,父親的叮囑竟成遺言。她想說給父親的話,多少次,只能在荒郊野外無人處,面向父親犧牲的地方偷偷地說出來。

        艱苦歲月不堪回首。經歷過諸多大風大浪,提起當年,黃一兵心中最柔軟的情感被觸動,委屈得像個孩子,幾度哽咽。

        烈士的鮮血染紅太康大地,喚起無數好兒郎為黨的解放事業前赴后繼。1948年,解放軍的進攻勢如破竹,太康很快被解放。郭馨坡見大勢已去,如喪家之犬,先后在四川、湖北、湖南等地流竄。

        無論躲到哪里,終究逃不過正義的審判。1956年,郭馨坡被公安機關逮捕,1957年被處決。

        正義的槍聲響起,告慰了被郭馨坡殘害的革命英烈。

        “我要對得起父親”

        今年88歲的老人已經很少走出臥室,黃一兵除了看電視就是看書。她緩緩地從枕頭下拿出一本《中國共產黨太康縣黨史人物》,這是她最常讀的一本書,書中有父親黃廷俊的傳記。在記載父親黃廷俊的那幾頁,她做了記號,不知看了多少遍,甚至都能背下來。

        黃一兵在高中時便加入了中國共產黨,現在黨齡超過60年。1959年,黃一兵進入鄭州大學政治系學習。黃一兵,本名黃桂榮?!盀槭裁匆拿?,聽起來好像一個男孩子的名字?!庇浾卟唤獾貑?。

        “我一輩子也不會忘記父親最后的囑咐——永遠跟黨走。進入大學后,我覺得更要像父親那樣成為堅定的革命戰士,成為共產黨隊伍中的一名士兵。我給自己改了名?!?/p>

        雖然過早地缺少父愛,但是父親又影響了她的一生。黃一兵誠摯地說:“我每天都想父親。他最后的囑咐時刻鞭策著我,鞭策著他的后代?!?/p>

        父親黃廷俊已經犧牲77年,在黃一兵老人腦海里,堅貞不屈的父親音容笑貌仍歷歷在目。這些年每逢春節、清明節,她都要來到太康縣烈士陵園,在父親墓前灑下三杯薄酒,獻上一束鮮花,訴說無盡哀思……

        父親最后的囑咐,黃一兵始終沒有忘記,也不敢忘記。她以自己的親身經歷,教育下一代要聽黨話、感黨恩、跟黨走。如今,家中后代走出多位共產黨員、軍人,有的在抗疫中立功獲獎。黃一兵老人說:“我要對得起父親?!?/p>

        渦河岸邊,浩氣永存。黃廷俊為了黨的事業,35歲時英勇就義,一生短暫而燦爛。

        烈士用鮮血澆灌的革命之花,在新時代更加絢麗。

        烈士用生命書寫的革命精神,永遠激勵著后來人。②18

        2023-08-11 2 2 周口晚報 content_211115.html 1 黃廷?。壕土x遺言“永遠跟黨走” /enpproperty-->
        亚洲无码高清一区二区三区视频|国产高清无码专区|国产一区麻豆剧传媒果冻精品|人妻在线不卡中文字幕
        <optgroup id="77727"><li id="77727"></li></optgroup>
        <track id="77727"></track>
        1. <legend id="77727"></legend>

          1. <acronym id="77727"></acronym>

            <span id="77727"><output id="77727"><nav id="77727"></nav></output></span>
            <span id="77727"></span>

            <span id="77727"><sup id="77727"></sup></span>